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设计文章2020-06-24 93975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在建筑设计的初阶段,建筑师必须找到向客户传达想法的最佳方法,从而让客户在没有技术知识储备的前提下,能够完全把握传达的概念。因此,专业人士常常依赖特定的工具或工具组来表达最初的想法,不管是通过二维图纸、实体模型还是透视图。后者似乎是外行最容易理解的,因此建筑师一直在寻求通过科技资源的支持来包含一系列新的艺术方法。


但是,如果我们至少回顾过去的十年,一定会注意到,由软件和渲染软件的发展引起的行业繁荣促使、甚至是“引诱”专业人士创造超现实的图像,能够让人混淆现实与虚幻世界,由市场推力触发,将建筑概念推销给他们的客户。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个有关建筑表达的怀旧运动似乎正在兴起,全世界的建筑师复活了建筑拼贴的传统过程,尤其是那些在六七十年代,由密斯·凡德罗与丽娜·柏·巴蒂使用过的手法。但是,这些过程曾经由纸张和钢笔墨水作图来完成,如今通过在建模软件生成的交错纹理与快速基础,我们接触到了新方法。


作为我们六月主题“可视化”的一部分,我们与三家事务所,Diagrama Arquitectos、Fala和PALMA进行了一场谈话,来了解他们对于使用这种建筑表达技术的看法,以及他们的客户对于这种方法有何反应。回答就在下文。


Diagrama Arquitectos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当我们着手设计一个空间或项目时,我们常常构想出一个特定的环境,某种特定类型的光照,一天中某个精确的时间,这时材料会给予空间个性与品格。通过拼贴,我们可以对设计还未成型的部分进行实验。我们可以将一种材料叠加在另一种上面,可以实验光的强度。比起窗的大小与形状,考虑更多关于光的本身。从某个角度来看,这些拼贴描绘出我们想做的东西,它们是一种承诺,预示了我们正在设计的建筑能变成的样子。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拼贴手法的另一个品质是,它很容易干预,很容易在同一张图上进行修改。传统渲染需要预先完成充满细节的建模,然后应用材料才开始调试,结果比起想象的运用,更像是超写实主义。拼贴与传统渲染不同,它为观看者留下了通过个人背景来补充图像的空间。有着其他名画碎片的拼贴画,能够引起我们对见过的景观或是地点的回忆。


通过运用拼贴,我们获得了进行想象并自然地以图像表达空间的感性。想法存在于一个拥有无穷可能性的世界中,而我们可以尝试它们。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客户的品性。我曾经与一位比我年长许多的客户一同参与一个项目。他当时七十岁,而我才二十左右。当我向他呈现项目的时候,我展示了我们提案的拼贴画,一座为墨西哥一个葡萄园建造的酒窖,作为背景的是墨西哥著名画家Velasco的风景画。当看见这张图画时,这位一直以来都十分严肃的客户,变得十分激动,因为Velasco是他最喜欢的画家。我们开始攀谈有关他的画作,然后谈到了项目。他的态度完全转变了,通过那些图画,我们建立起了更加诚实、更有效率的沟通。


有些客户第一眼就能理解拼贴画,有些则不然。我猜这和与他们会面时对环境的理解、尽力寻找适合客户类型的语言有关。有的人比较有天分,能够通过平面图、建模或是图像理解项目。归根结底,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用来交流的工具,而我们作为建筑师则在我们认为合适的地方使用它们。这并不意味着其中一种比另一种更优秀,而是说他们互相补充,以一种清晰而有说服力的方式传达想法。


Fala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我们的工作室使用多种不同的呈现方式,其中每一种都是为了实现某个特定的目的,而它们最终又将互相补充。拼贴画,其特别地指的是,一种真实但又不完全真实的呈现方式。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每一样东西都在那儿,但同时,没有一样东西被固定下来。空间与意图是明晰的,但是现实的整体权重被忽略了,它们是意图的纯粹印象。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拼贴画保证了距离感。换句话说:它实现了聚焦于建筑整体而非细节的讨论,它是一种构思机制。拼贴画并非描绘已完成的项目,它是一个过程工具。


我们的客户对拼贴画反响不错。他们不知道设计过程,但他们接受了我们所使用的工具。拼贴画十分易懂,就算是四岁的小孩也能理解这些拼贴画在展示些什么。


Palma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实的说,我们一开始用它是因为客户不停地问我们要项目的渲染图,而这是我们非常不擅长做的事……所以我们开始实验性地使用拼贴画,然后发现还挺好玩的,我们当时把时间都用在想象项目中可能的不同场景上,而拼贴画给了我们那种可能。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对于我们来说,拼贴画在项目的最初阶段非常重要,它使得我们可以呈现给客户我们想法的预览图,一些更抽象的东西,在这个阶段我们不能完全专注于一个想法,但我们可以持续探索不同的问题比如材料、空间、比例,等等。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我们收到过各种回应,我认为这取决于客户。有时他们更欣赏理解建筑呈现的绘画一面;但也有一些其他情况,他们会索要逼真的渲染图。我们很乐意带拼贴画去参加竞赛,因为它们是快速传达信息的不错选择,同时它成为了一种更有趣的呈现方式,当评委团不仅仅只有建筑师时还能起到帮助。


翻译:张乃文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来源:archdaily 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原文

长期接收各类作品,资讯投稿。

投稿/合作邮箱:752052680@qq.com

筑视网微信公众号:环球设计联盟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对话Diagrama Arquitectos、Fala与Palma

快分享给朋友吧

评论

200
扫码登录更方便
账号登录

找回密码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